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孟轩(田华的空间)

因为有夢,活着不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杂记一则  

2010-11-16 22:53:22|  分类: 我的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一日,在刘进安先生画室,几上有份怀一主编的《藏画导刊》,随手翻读,有一则明清笑话很有深意,笑话很短,所以拿起笔抄写下来:

 

 有士人入寺中,众僧皆起,一僧独坐。士人曰:何以不起。僧曰:起是不起,不起是起。士人以禅杖击其头。僧曰:何以打我。士人曰:打是不打,不打是打。

赞曰:此僧之论,其于禅机深矣,而不能忍禅杖之痛。近日士人作文,皆拾此僧之唾,以为文章之三昧。主司皆宜黜之,告以黜是不黜,不黜是黜也。

 

   古人优于今人岂止是思想上,在强权下众僧亦显得俗不可耐,失去了方外人本应具有的定性,表现出对权利的敬畏、对富贵的向往。至于所谓士人的高调无不是对人不对己屁话罢了。此刻不由让人想起周敦颐《爱莲说》那句:噫!菊之爱,陶后鲜有闻;莲之爱,同予者何人;牡丹之爱,宜乎众矣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