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孟轩(田华的空间)

因为有夢,活着不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08年11月18日  

2008-11-18 21:00:52|  分类: 我的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 走在陕北的山路上,我发现自己踩上了荒凉和贫瘠, 那一刻我也成了陕北人, 支撑生命的全都是对明天的无尽期望;因为有梦,活着不冷!

 

      在陕北,每天和我相遇的是一双双真诚的眼睛,善良的人们总是热情地请我们分享他们的收获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漫步这个星火燎原的地方,我终于读懂了那篇从无到有、由弱变强的神话;我喜欢陕北,更喜欢陕北的人。

      如果说中国绘画属于一个笔墨的感知过程,文学则是一个思想的综合过程;我最欣慰的莫过于是自己的作品能上升到一个有内涵的思想层面。

 

      在艺术创作上我欲表达一种人文的品质,将自己作品的主旋律定格在追求意蕴的人文精神上,继而强化它们的耐读性。

 

      不奢求所有人都能喜欢我的作品,我只能要求自己的作品所表达的性情是否真实。

 

 

      生性执着地我有着诸多的梦想,并耗用许多的光阴将自己置于这些梦想里烘烤。

 

 

       在人的群体里,我厌恶一种无聊的比较,一种石头和玉的比较;这比较就像一种可怕的病毒,现在居然在艺术圈和艺术收藏圈里蔓延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 我们期望自己能够象黄宾虹那么自信,希望自己是属于历史的;但是人们很少在乎自身的学养和学养的深浅。

 

 

      作为画家不必过多去关注作品的市场价值,那是因为你所见到的可能都是一些虚妄和误导,让我们更多关乎我们身后的美术史。

 

      名人出卖的是他的名声和威望,或许这些是他特殊地位所赋予的;没有这些,我只能出卖自己的手艺,纵然这手艺是呕心沥血。

 

      在出卖自己的作品时,人们往往只盯着你的代表作,把原本自己喜欢的东西出卖,心底总是疼痛的!也不免涌上一种不得已的悲凉:荒年卖儿!

 

 

      大鱼曾经是小鱼,再著名的艺术家何尝不是从肖小中成长起来;所以我从不轻看每一个人。

 

 

      我喜欢自然,痛恨矫揉造作,就象睡姿,自然就是舒服;对待创作我也是如此。

 

 

      如果艺术品从人的地位去赏读,这种心态、目光绝对和艺术无关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 有人曾说:如果你的作品令许多人读不懂,要么你是大师,要么就是骗子。

 

 

      我总是将自己锁在一个人的思维里,反复思量着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 

 

     我偶尔会对着窗外发呆,凝视着那些眼前的树木,它们一定会在我消失后还依然存在。

 

 

     在现实和理想的差距里我总是不堪,我之所以拼命去缩小这些差距,是为了减轻我内心的痛苦。

 

 

    人类最伟大的创造就是艺术创造,他的最大功效就是能修补人性的诸多缺憾。

 

 

     当今社会科技愈是发达艺术生活就愈是趋于蜕化,它已经不是拓荒者的苦旅,而是成为了某部分人摄取名利的一种工具。

 

 

     灿烂笑容的善意表达是全世界的共性,艺术也是如此,好的作品总是能震撼灵魂、产生共鸣。

 

     作为艺术行为本身来说是没有高低、优劣之分,然而艺术家的学养、创造力一定有高低之分。

 

 

     置身在浮燥、功利的现实生活里,许多画家已不关心画外的东西,只是去反复借用一种唯美的图式,哪怕是抄袭般的借用。

 

     有人趁着自己位重一时,拼命的将自己编造入册、刊刻石崖,想要历史将自己留住;殊不知没有生命的东西被后人烧砸的最快,只落个茶前饭后的笑料罢了。

 

     很早曾听说:当真相永无人知的情景下,一个人的所作所为体现出他的品格;然而当今社会善于伪装的人们同样极善于掩盖真相。

 

 

 

    许多画家痛恨自己作品的造假者,他们可能不明白具有艺术高度的作品是模仿不了的,真正的艺术是与别人不同,也不让别人和自己相同。

 

 

     艺术活动如果是在一个无功利的空间里,艺术可能只剩下单纯的性情,这性情正是艺术的灵魂。

 

 

     艺术创作要的是艺术家地一种气度和胆识,更需要自然、简朴的表述;繁杂、过多的自我表白又成为一种艺术的无能。

 

 

     如果艺术创作仅仅是借助某种特殊技巧、材料来表述,只能使作品过于花哨,它的目的只是为了讨好市场的眼球;而艺术崇尚的是直接和纯粹。

 

 

     从文学那里我们知道了一种高明的叙述手法是白描,这手法又源于绘画,它是诗境、人文的自然流露,是智慧和胸怀的表现;愈是反复堆砌华丽的词藻愈是一种气短、心虚的外露。

 

 

     任何艺术的审美取向是想通的,技巧、技法最终都必须是为性灵、人格服务,任何一种乖张在它们面前只是显得苍白无力。

 

 

     美妙的诗篇令人回味,其余音可绕梁;真正的艺术家也应该是诗人,是思想者。

 

 

     成熟的创作灵性是艺术创造力的自然流露,是艺术品质的深化,如熟透的果香;艺术家的学养愈深厚,作品表达的灵性就愈强烈。

 

 

     艺术个性是艺术家通过对艺术生活的长期积累而来,是吸收和包融,它象海;艺术风格是艺术家强烈个性的一种爆发。

 

 

     知道感恩的人其内心必然有着诸多的美好,也知道回报的必要和重要;我鄙视那些无状、莫名的索取,甚至有些索取的理由令你生恶!

 

 

     古人有乘兴而来乘兴而归,这是将自我意识去自我完善的一种深遂境界。

 

 

     艺术家创作的许多动力就是心存美好;将美好的东西撕烂,不是悲剧,是餐桌旁放屁,大煞风景。

 

 

     我曾幻想着艺术创作能和中医、武术一样直观,一样立竿见影。医学不在乎你的吹嘘本领,医好病人才是真理;武术更是如此,没等你吹嘘,接下来可能是你鼻青脸肿。

 

 

     艺术创作犹如人的成长一样,边创作边完善;纵是如此,我们仍然存在许多的缺憾,没有缺憾的人生往往也谈不上精彩。

 

 

     真正的自由应该在艺术家那里,思想的自由是最大的自由,因为思想永远比躯体走得深远。

 

 

     任何的一种心态都是涵养的体现,在抱怨自己比别人走得缓慢时,也许前面的高空已坠下落物;因此,许多人生活在幸福里他不知道。

 

 

     艺术家和寻常人的不同是在于艺术的表达是艺术家本性的表达,寻常人却总是掩饰着他的本性。

 

 

     在慵懒的时候,我喜欢静静地读书,真正的艺术创造必须是一个完善自我的过程。

 

 

     艺术家多半生活在性幻觉里,这是一种生命力、创造力的又一体现;而现实的生活注定了艺术家必须孤独。

 

 

     美好的东西都是有距离的,对岸的花永远是最美的;当我垂暮时细数一生的得失,可能只剩下身旁的一堆作品。

 

 

     有时候我很是怀疑自己的眼光,对当代艺术的认识缺乏时代性,那些用简单符号不断强调自己艺术风格的居然都是艺术大家!焦裕禄曾说:吃别人嚼过的馍没有味道;当代艺术家可能极喜欢吃自己嚼过的东西;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当代艺术家的艺术过程就是一个反刍的过程,一个悲哀的过程。

 

 

    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的根本在于女人愈年轻愈骄傲,男人愈年轻愈懵懂;当女人失去了肌肤的弹性,男人思想的酒香正四处飘溢。

 

 

     许多人陶醉于一种单一不变的绘画模式,殊不知这种心态将正是其艺术生命的终结。

 

 

     我们在赏读前人的作品时,自觉或不自觉地喜欢用现代的审美观念去评判一番,这对许多人来说不能理解,更不能容忍;然而艺术的评判或背叛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艺术的进步。

 

 

     我喜欢自由的艺术生活是因为我很难适应按部就班、朝九晚五的工作模式,更兴奋于艺术创作没有退休年限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